当前位置: 主页 > 看人物 > 冀商名家 >

刘江滨:我眼中的郑标

http://www.cnjishang.net 文章来源:未知 本网编辑:张艳 时间:2015-03-24

    这是今天(2015年3月21日)刊登于《燕赵都市报》第24版《美文》的文章,发表时题为《云淡风轻》,是作者为郑标即将出版的《应无所住》一书所写的序文。作者是河北省作协散文艺委会副主任、《燕赵都市报》副总编辑、高级编辑刘江滨先生。
    
    郑标要出他的第二本文集《应无所住》,嘱我作序,我欣然应允。我虽非名家宿儒,可点石成金,妙笔生花,却和郑标相交十数年,引为最为亲近的朋侪,自认为对他是十分熟悉的。等真正端坐电脑前欲开笔,忽然犯了踌躇,对郑标我真的那么熟悉吗?禅师认为人认识事物感悟世界有三个阶段,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;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。我现在对郑标的认识似乎停留在第二个阶段,郑标似乎不是我熟悉的那个郑标。日常岁月中,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、聊天、游玩,其实看到的只是郑标的一部分,更多的是表象。读了《应无所住》书稿之后,这种感觉越发强烈。和他的第一本书《正在现场》相较,虽不能说郑标有脱胎换骨的变化,但的确让人感觉有些“陌生”了。
    所以不敢谬托知己,我只说我眼中的郑标。
    
    十七年前,我第一次见到郑标,是在一个朋友的饭局上,他最打眼的样貌特征是一部连鬓络腮胡,而且长势茂盛,威武雄壮,雄性气息十足,加上他脸大头大,下巴厚实,显得土地十分肥沃。“大胡子”成了郑标最显着的脸谱符号。一般来讲,留胡子的,梳辫子的,戴瓜皮帽的,多是艺术家,在电视台做编导的郑标,大胡子给他平添了一派艺术范儿。前些年郑标曾经剃了光头,刮了胡子,像拔了毛的鸡,很是别扭怪异。旧有梅兰芳蓄须明志,大胡子郑标却把下巴剃了个精光,让人疑心他是做某种表达,没了胡须的郑标还是郑标吗?那段时日我觉得他生生把自己弄丢了。还好最终他还是蓄其胡须,找回了自己。如今的大胡子已花白斑驳,风霜浸染。岁月的沧桑都在一部胡须中。
    
    郑标的大胡子虽然恣肆嚣张,性情却并不彪悍,更不跋扈,相反倒是温和平淡,眉宇之间流露些许清秀之气。明人张潮说,人无癖,不可交也。即使君子也有三变“望之俨然,即之也温,听其言也厉”,不然纵使你伟光正,而语言无味,大嚼生蜡,固执刻板,胶柱鼓瑟,让人望风逃遁。郑标生性有些散淡,应了京戏诸葛那句“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”,闲云野鹤,云淡风轻。他的骨子里有着文人的清高,不肯从俗流俗,《红楼梦》那句“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”,处世哲学,他并非不懂,做了几十年的记者,阅人无数,焉能不知?但知与行是两回事,懂得却做不得,说穿了,是弯不下腰去。但郑标也并非冬烘措大,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,或愤世嫉俗,感叹世人皆浊我独清,失之东隅收之桑榆,他总会在偌大世界寻找到属于他的安放生命的方式。和郑标相交十几年,几乎没有看到他失魂落魄、颓唐发愁的时候,更少听到他对生活命运的抱怨,每次见他总是神清气爽,神完气足,高谈阔论,笑声朗朗。没有豁达宽广的胸怀是难以做到这一点的。郑标是个趣人,也是个妙人。他有解颐之法,开心之道。他能自嘲,会扮萌,懂幽默,有时烂漫得像一个顽童。如果把他放到魏晋时期或许就是一位“痛饮酒,熟读离骚”的名士。郑标放达而不放浪,严谨而不拘谨,散淡而不寡淡,幽默而不油滑,折冲樽俎,调和鼎鼐。林语堂先生提倡艺术化的人生,这样的人生才丰富,才有趣,才有滋味。郑标兴趣广泛,涉猎多多,他如此自嘲:“不务正业之典范,一事无成之样板。行行皆票友,门门二五眼。”让人莞尔。
    
    郑标艺术化的人生截止目前脉络分明,可分为三段,做电视栏目《中国河北》制片人,做京剧大师裴艳玲的弟子,做书画艺术家。当然这三段并不是如竹节一段一段历历分明,而是像一条河,在它的上游中游下游不断有支流汇入,漫漫汤汤向前奔涌。
    
    作为一个电视人,做《中国河北》是郑标职场生涯最成功的一件事情,他的第一本书《正在现场》主要源于此。郑标为《中国河北》确定的推广语是“中国是一部大书,《中国河北》为你打开其中的一页”,这“一页”包含地理、风物、文化、历史,峰峦叠嶂,风景无限。《中国河北》的重心在文化,为此,郑标几乎可以说遍访了河北的文化大家名人,他为别人打开一扇窗口的同时,也为自己打开了一扇窗口。业内人士都知道,采访大家和大家对话是必须提前做好功课的,而且还要形成自己的看法,不然那就是“上联五字下联六字——对不起”,所以这个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提高的过程,而且和大家对话就是大家免费给你一个人讲课,大有饶益,幸运之极。人生总是有他自己运行的轨迹,有播种就一定会有收获,哪怕你种下的是草籽,也会收获一片绿茵。《中国河北》成了郑标搭上京剧大师裴艳玲的津梁,更为他以后的着文作画奠定了扎实的学养基础文化底蕴。
    
    郑标是一个戏痴,虽然他不怎么唱,反正我从来没听他唱过,但绝不影响他对戏曲的迷恋。2005年盛夏,郑标39岁生日那天,在河北宾馆,他一个头磕在地下,成为大师裴艳玲的弟子,也是裴艳玲开门收徒之后的第二个弟子。当时我有幸躬逢其盛,并代表来宾致辞祝福。在中国许多传统行当讲究拜师学艺,薪火相传,但以一个戏曲爱好者、研究者的身份,一个并非梨园中人的人拜名家为师,戏曲史上虽不乏其例,但也可允称佳话。而裴艳玲肯收郑标为徒,也殊为难得。俞伯牙是一名琴师,精通音律,琴技超绝,但他的知音钟子期却是一名终日上山打柴的樵夫。高山流水,知音难觅,郑标就是裴艳玲的知音。郑标多次着文写裴艳玲,从艺术到人生,揄扬张目,不遗余力。郑标在《燕赵都市报》刊发过一篇长文《神仙如何修练得》,以往别人都习惯称裴艳玲是“国宝”、“大师”,郑标第一次提出“裴神仙”的称号,对裴艳玲的评价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我曾随郑标到过裴艳玲家,看得出,裴艳玲对郑标的态度既有家人般的随意和亲切,又有朋友般的平等和尊重,按照裴艳玲的说法,她和郑标的关系是“亦师亦友”。
    近几年郑标突然重拾画笔,艺术大门洞开,意欲在书坛画苑奠定自己的最终人生走向。虽说是“重拾”,其实郑标既非科班出身,也没有受过良好的书画训练,他的《我的个人美术史》一文说得明白,他只不过从小受到父亲在农村画影壁墙画中堂画影响,业余喜好而已,中间又间隔十数年,这,能成吗?但好饭从来不怕晚,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的,身边就有一范例。石门闻人、着名作家闻章五十岁后,突发奇想,要写字画画,他向书画大家韩羽先生请教如何握笔搦管,韩羽呵呵一笑,艺术从无定规,你随意挥洒就是,你心里有,笔下也就有了。果然几年之后,闻章书艺大成,卓然成家。因为他没那么多条条框框,束缚局限,反而容易成就自己的独特风格。郑标是一个才思机敏、悟性特强的人,好读书,善思考,勤笔耕,加上多年在艺术家圈中的浸染熏陶,见贤思齐,心摹手追,触类旁通,使得他在书画艺术上低开高走,很快打出属于他的一片天。几年间他已几次到艺术之都巴黎搞画展,成为北京故宫博物院中秋特别邀请画家,大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,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之势。
 
    文学与艺术从来都是姐妹花,并蒂莲,通常来讲,艺术大家文字功夫也不会太差,古代姑且不论,当代书画家如启功、范曾、黄绮、吴冠中、韩羽、陈丹青、陈传席等都是文章圣手。没有文学修养、文化底蕴的书画艺术家只能是奇技淫巧的工匠而已,胸无丘壑,断无琦景。郑标从上学时开始,就成为汉文字的痴情追慕者,坚持写作,从不中辍,寸积铢累,集腋成裘,便有了《正在现场》和这部《应无所住》。集子中的文章可大致分为三类:人物随笔,谈艺随笔,生活随笔。考量一篇文章是否好文章,从三点入手:情、识、文,简言之即感情真挚,能感染人;识见卓拔,能启发人;文采斐然,能愉悦人。以此观之,我不敢说郑标的每一篇文章都恰合卯榫,但多数文章应该说质量上佳,并不乏精彩之作。他的文章明白晓畅,好看耐读,不敷衍,不凑合,不卖弄,不做作,直抒胸臆,笔端凝情,他尤其擅长写人纪事,将一些知名艺术家的才情风神、个性异禀描绘得栩栩如生,须眉可见。他的文字有真情,有真见,有真趣。
 
    决定一个人作品层次的,终归是境界。丰子恺把人的境界分为三层:物质、精神、灵魂,汲汲于下,不可能得之于上。而境界的上升要来自于自身的修炼修为。《应无所住》书名源自佛教名典《金刚经》,原文是“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,不应住色生心,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,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”。“应无所住”可以说是《金刚经》的核心主旨之一,意为放弃执着,摆脱束缚,才能获得清净心,大自在。这或许是郑标灵魂世界的一个终极追求吧。
    
    2015、3、12石家庄
    云淡风轻  刘江滨

(责任编辑:张艳)
版权声明
本文系中国冀商网原创稿件或合作媒体官方授权转载及编译稿件,未经正式书面授权同意,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,违者追究法律责任。

孙庆昌:谱写草原冀商的新传奇

孙庆昌:谱写草原冀商的新传奇

前言 :客户说,孙庆昌为人忠厚,讲诚信,讲信誉,和他...[全文]

赵雪湄:为河北与英国交流牵线搭桥

赵雪湄:为河北与英国交流牵线搭桥

身居世界各地的华侨、华人,无论走得多远,都心系故土,...[全文]

吴长海——演绎龙头大铡刀

吴长海——演绎龙头大铡刀

有志者事竟成,破釜沉舟,百二秦关终属楚;苦心人天不负...[全文]

袁薇:“薇”妙人生

袁薇:“薇”妙人生

短发齐耳,身材高挑,沉稳而干练,远观让人心生敬畏;但...[全文]

  • 冀商礼品
电话:0311-86111128 欢迎批评指正
冀商简介招聘信息网站律师会员注册产品答疑冀商导航
Copyright 2010-2014 cnjishang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慧达企划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01975号-1